敢问路在何方?—-写在双庆节前夜··

中央电视台有一个电视节目叫做“向经典致敬”,2020年9月的最后一个周末,在家中看到的“向经典致敬”是电视连续剧《西游记》的摄制组原班人马,20年之后的再度相逢,接受央视专访。

里面有一首主题歌叫做《敢问路在何方》,专访快要结束时,全体受访者高歌这首歌,从头到尾听完,心中升起一波血脉的震撼!感叹歌词和曲调天衣无缝、完美无缺。难怪能在大江南北流行开来!

20多年前,在国内放映这部电视剧时我早已出国,《西游记》从没看过,今天听歌看剧情零星片段,觉得唱词与2020年疫情春秋演绎,是多么的吻合!2020年从元旦到双庆节日,我们经历了艰难、险阻、迷茫、彷徨、忧虑、不安、振奋精神,越是艰险越向前、终于迎来举国同庆的金秋……所有环节,都融和在这首主题歌里了:

你挑着担,我牵着马,
迎来日出送走晚霞。
踏平坎坷成大道,
斗罢艰险又出发,又出发。
啦……啦……
一番番春秋冬夏。
一场场酸甜苦辣。
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。
……

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,歌词囊括了2020年世间所有的沧桑,春秋冬夏、酸甜苦辣、踏平坎坷、两肩霜花……都不能抵消华夏生命力的挺拔,斗罢艰险又出发,又出发!
庚子年的中国,正是这样一路向前,红彤彤,迎来了国庆.中秋双庆的中国年!祝福你,我的祖国!
……
画外音:
顺便提一下《敢问路在何方》的作词者是闫肃,我从小就认识他!因为我的大舅王剑兵(母亲的大弟)和闫肃同在一个团里:空政歌舞团(从前叫空政文工团)。我大舅也曾写过一首歌叫做《焦裕禄,我们的好书记》,也曾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都会唱的流行歌。
小时候在北京过暑假,住在大舅家,经常见到闫肃叔叔,那时,闫肃、姜春阳、羊鸣还有我大舅王剑兵,几个人常常形影不离……为创作、为体验生活、为巡演……万水千山走遍,战友们一路并肩……在很多山水间留下集体创作的足迹,拍了照片,邮寄到我们家,尽管有不少黑白照片,而我妈妈都好生珍藏(母亲几个兄弟姐妹的手足关系都相处得很好),好生贴在那个时代看上去很讲究的影集相册中(封面是软缎绣花的淡茶色硬壳、就像宋代的收藏品基调颜色一般,直到现在还保存在妈妈家)……我们小时候,都愿意看英俊的大舅和他战友们的图片(那时大人们照了照片冲洗出来之后都在相片的反面写上字):雅鲁藏布江、怒江峡谷、南京、重庆、昆明、云南、松花江上……想象着穿军装的大人(带大盖帽),在外面天高地广的见识有多开旷,令小女孩无限向往……

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曾经演唱过我大舅和他的同事作词的《敬爱的周总理,永远活在我们心间》、朱逢博演唱过我大舅作词的《春光曲》……

在大型民族歌剧《江姐》中,有一首很经典的歌叫做《红梅赞》:“红岩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,三九严寒何所惧?一片丹心向阳开”……这首中国人谁都会唱的歌,当年也是他们几位战友参与了创作,“一个有战斗力的创作集体”(现在叫团队)……

扯远了,忽然很想回北京,是因为这几天的月亮,格外亮么?
北京,那是我从小懂事以来一直到出国填表填写“籍贯”的地方,是家父从小念书的地方,是家父从小长大的地方,是我出国时(1986年)在亮马河(南路)办理赴日签证的地方,是出国之后回国探亲多次在北京亲戚的陪同下、用当时一种特殊的票券购买友谊商店商品的地方(那个年头北京的亲友都喜欢去友谊商店买点小东西)……

出国之后(前10年吧)每次回国探亲都走北京,住在大舅舅家,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路18号,空政歌舞团。说是宿舍,其实整个团都在这个大院里了,只不过是宿舍区和排练区练功区都是分开的……大舅的战友们每次听说我回来了,常常过来敲门进来看看……(那时出国的人不像90年代后半期以后这么多)

真是挺想北京了。

北京,是刻进我骨子里的,老家!

(原创:远芳  2020年9月30日 于大阪)

 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