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美芳华

原创作者:张清伟
在这个颜值经济盛行的年代,喧嚣的医美行业备受争宠又备受争议。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,充满好奇和偏见,直到我遇见黄高敏博士,一位气质优雅的青年女美容医生,打开了一扇可以近距离窥视国人审美变迁的诗意芳华之窗。
她问我,你听说过一句名言吧:“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丽的:面貌、衣裳、心灵、思想。”一句契诃夫的名句开场白就打消了我对美容医生商业化的误读。
她清脆的语句犹如寂静的山林一阵微风吹拂过岁月的茶杯,泛起涟漪,甘冽芬芳。那些求美者的画像鲜活起来:女明星、女企业家、时尚达人、职场丽人、女大学生、不一而足。职业的操守,让我们很默契地自然回避了主人公所在的地点和姓名。
她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午后,医美诊所窗外的银杏叶那闪亮的金黄弥漫着岁月的沉香。一个故事的女主角就这样踏叶而来,飘逸而至。女主角看上去约五十岁,是一位有名的女企业家。几天后要去参加一个重大项目的签约仪式。所以想通过医美的方式变得更精神一些!集财富与美貌一身的女主角也难掩岁月的剥蚀。

黄高敏说:“我们所说的容颜不仅仅是五官和脸部的结构,还体现在人的精神状态。如果一位女性面容疲倦、皮肤松弛、衰老、不开心,那么施以点、现、面的美学整体设计打造,通过注射美容,将会令求美者达到精神饱满、皮肤紧致、年轻、心情愉悦的一种阳光亲和力,一种截然不同的精神面貌。这叫情绪美学!”她将自己的心得总结为“自然优雅、动静相宜、宛若天成”的十二字美丽心经。

整个下午,黄高敏为了这一场美丽的“邂逅”,足足打掉价值不菲的几十盒乔雅登玻尿酸。整个过程,她都让助手握着女老总的手,没有恐惧、没有担心、没有惊慌、只有一股暖流共振,知我者谓我心忧!几天后,那位容光焕发的女老总的签约新闻刷屏当地网络。她轻敲键盘,内心掠过一丝小小的满足感。她常常将用过的产品盒子,堆砌成许多美丽的图案,默默独自欣赏美的乐趣和领悟美的哲学。
她讲的另一个故事则是一种与求美者有意义的“纠缠”。一位女大学生从18岁成为她的顾客,到今天十多年了,从治疗青春痘开始、美鼻、祛皱纹、结婚生娃后的减肥、祛斑、一揽子美丽的事儿都交给了她。在美丽的道路上,她成了这位年轻的顾客信赖的美丽管家。像这样的故事,她可以信手拈来。她的那些铁杆粉丝,一个电话、一条微信预约,她让她们重返“光芒”。她强调这是一种美丽的“救赎”。
她说,平时她上演着:“美丽双城记”,从上海的家到杭州的工作地,高铁飞驰往返,就犹如在美丽的赛道奔跑。针对社会上对医美行业的饱受争议和很多求美者“误入歧途”,她引用英国作家狄更斯的《双城记》名言: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这是信仰的季节,这是怀疑的季节。这里直通天堂,这里直坠地域。我以此来类比所从事的医美行业现状,似乎是不恰当的。但是面对纷繁的市场,求美者的选对与选错,那又是多么的惊人相似,是的美是美好,医疗是严肃,更需要温度。为啥医美两个字蹦出来,就有蛇精脸网红脸的负面呢?希望在我们的影响和努力下,中国的求美者一听到医美,就联想到正面,积极,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。而不是想到网红脸、硅胶脸,我们要做的,就是帮顾客定格美好,让他们拥有自信的美丽人生
她谈及的那些医美故事,我耳畔似乎飘来上海作家王安忆的小说《长恨歌》,那锦绣烟尘里一位沉鱼落雁的美丽女子,时代的巨轮碾碎的繁华旧梦。那绵远悠长的文字里,作为一位美容医生,读出的应该是另一种况味。美与时代、美与命运、美的双刃剑、美的有力与无力感
有一次在从杭州回到上海,车到站时,回眸一城的繁华,她在朋友圈写下一条微信:像蒙太奇,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的很多求美者,她们的身影藏着一个又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,她们密集向我拥来,乔雅登、酷塑、美学情绪、黄金比例,这不是一剂灵丹妙药,但又如花般绚丽,流淌着美的哀愁与惊喜”。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!
朦胧中,远远地,我看见她着一袭红衣,她举手向顾客注射的姿势,针尖舞动芳华!填补心灵的慰籍和抚平岁月的褶皱。这宛如手持一束玫瑰,在岁月的风中高蹈!阳光而美好,温情而永远;执著而优雅,迷人而芬芳!
(作者简介:张清伟,70后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、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有诗歌散见《中国文化报》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四川日报》《海南日报》《星星诗刊》《金山》《诗词》《国际日报》《欧洲时报》等海内外100余家报刊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