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年前的今天李鸿章带儿子来日本,结果…

签署《马关条约》的遗址(日本网页资料)

1894年日本发动了“甲午战争”。由于清政府腐败一味妥协退让,致使清军丧师失地:先败于朝鲜,后败于辽东,北洋舰队全军覆没。清军全面溃败京津危急。面对此势大清政府惊恐万状决意乞和。美国为扩大它的侵略利益,乘机“出面调停”,单独操纵中日之间的和谈,在美国的示意下,清政府于年底派遣户部侍郎张荫桓和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,前往日本广岛议和。日本方面认为张、邵两人官位太低拒绝谈判,要求清政府派北洋大臣李鸿章赴日谈判。
1895年3月19日,李鸿章带着儿子李经方和美国顾问科士达等随员100多人,以“头等全权大臣”的名义抵达日本马关,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商订和约。

3月24日下午4时,中日第三次谈判结束后,满怀心事的李鸿章步出春帆楼,乘轿返回驿馆。谁知,就在李鸿章的轿子快到达驿馆时,人群中突然蹿出一名日本男子,在左右未及反应之时,照定李鸿章就是一枪。李鸿章左颊中弹,血染官服,当场昏厥过去。一时间现场大乱,行人四处逃窜,行刺者趁乱躲入人群溜之大吉,躲入路旁的一个店铺里。眼见主人遇刺,李鸿章的随员们赶快将其抬回驿馆,由随李鸿章行的医生马上进行急救。幸好子弹没有击中要害,过后不久,李鸿章就苏醒过来。李鸿章毕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面对此景表现得异常镇静,还不忘嘱咐随员将换下来的血衣保存下来,“不要洗掉血迹”。面对斑斑血迹,73岁的李鸿章不禁长叹:“此血可以报国矣”。

这一风波平息后,日方代表以胜利者的姿态,继续进行威胁和讹诈。美国顾问科士达则想方设法怂恿李鸿章赶快接受条件,以便从中渔利。在1895年4月1日举行的第四轮谈判中,日方提出十分苛刻的议和条款,要求中方在三到四日内答复,主要包括:

当时的谈判桌

谈判其实不是123年的今天,而是从3月24日正式开始的,在谈判桌上,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,对李鸿章进行讹诈、恐吓,威逼,而在4月17日那天,李鸿章终在条约上画了押。消息传开国人声讨又起:”卖国者秦桧,误国者李鸿章!”
大清百姓认为:这是中国史上最屈辱的一天!

4月15日,中日双方举行最后一轮(第六轮)谈判,会谈从2时半延续到7时半,其间李鸿章苦苦哀求减轻勒索但均遭拒绝。陆奥宗光对此记录道:“会见的时间虽长散会时已到上灯时间,而其结果,他(李鸿章)惟有完全接受我方的要求。李鸿章自到马关以来,从来没有像今天会晤这样不惜费尽唇舌进行辩论的。他也许已经知道我方决意的主要部分不能变动,所以在本日的会谈中,只是在枝节问题上斤斤计较不已。例如最初要求从赔款二万万两中削减五千万两;看见达不到目的,又要求减少二千万两。甚至最后竟向伊藤全权哀求以此少许之减额,赠作回国的旅费。此种举动,如从他的地位来说,不无失态,但可能是出于‘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’的意思。”

李鸿章对日本的狮子大开口大为震惊,他一面奏报朝廷,一面对除“确认朝鲜独立”以外的条款进行逐条驳斥并采取拖延战术。其后在日本的要求下,清廷改命李经方为全权大臣,随李鸿章一起议约。伊藤博文则在4月8日约见李经方警告他一旦谈判破裂,“北京之安危亦有不忍言者”,要求尽快接受日方条件。4月9日,中方将条约修正案交予日方,修改内容主要是将赔款减为1亿两和缩小辽东半岛的割让范围。次日(4月10日)举行的第五轮谈判中,伊藤博文提出日方的最后修正案,其中对辽东半岛的割让范围适当收缩赔款减为2亿两,通商口岸减为4处,这是日本根据“西方国家”的态度做出的一点“让步”。伊藤对李鸿章说:“中堂见我此次节略,但有允、不允两句话而已。”李鸿章问:“难道不准分辩?”伊藤博文回答:“只管辩论,但不能减少。” 此间,李鸿章每日给衙门发回大量电文报告会谈进展情况,往来的电报均被日方截获破译。伊藤由此完全掌握了清政府决意回避谈判破裂局面的底线,同时也意识到拖延谈判对日本不利,故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。而大清朝廷则一直对日本提出的要求束手无策,几番折冲后看见事情已无回旋余地,遂于4月14日电谕李鸿章:“原冀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,如竟无可商改,即遵前旨,与之定约”。

李鸿章父子签字

当时的大清印章

当时签署时使用的笔墨

日本人对李鸿章的评价是:知西来大势,识外国文明,想效法自强,有卓越的眼光和敏捷的手腕。
1895年4月17日上午11时40分,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在马关春帆楼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,其主要内容包括:中国承认朝鲜独立;割让台湾岛及其附属岛屿、澎湖列岛辽东半岛日本;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;开放沙市、重庆苏州杭州通商口岸;允许日本人在通商口岸开设工厂。1895年5月8日,中日两国在芝罘(今山东烟台)交换两国皇帝的批准书,条约正式生效。

纪念馆舍
1.中华人民共和国 甲午战争纪念馆(位于威海刘公岛)
2.日本
日本于1937年将下关“春帆楼”设置“日清议和纪念馆”,陈列议和资料及当时议和现场。
福冈市栉田神社内有战捷纪念碑柱
熊本市中心战前立有胜利纪念柱,二战后拆除。

史料馆资料

日本的网页史料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