僑言僑語[一间堂]之大

[一间堂]之大
文:黄欣 图:謝春林、李佳

京都三十三间堂很有名,[一间堂]冠名的发想由此而来无疑。这是京都艺术家傅巍先生借了东福寺一间老屋,投下数百万日元整修改造成一个可作艺术活动的空间。3月23日中华文学艺术家联合会在京都东福寺一华院为[一间堂]美术馆开光兼一次雅集,赏景,茗茶,闻香,素餐,听古筝的集雅,可谓是雅者极雅的聚会。

对[一间堂]的大小我心存念想,据悉[一间堂美术馆]巳经被精心打造成日本最小的美术馆,一间屋三面墙,可以想像的小,但它立于千年古刹东福寺的院中,穿过叠石,厚实青苔吐发着清香,数米卧龙老苍松针叶滴下翠露,山石木栋的斑痕都刻录了史跡。庭院深深是文化的深深,想到这里[一间堂美术馆]一点不小了,以小见大是今后艺术活动的展开,从小做起是中日文化深层面再交溶的起点,一个大大的舞台。

很佩服借景的构想。日本的寺庙多有借景,墙外的丘壑,院外的树林都纳于胸。[一间堂美术馆]借了东福寺的景而大,东福寺借了京都的地貌山景而大,京都又借了古长安而宽而大,一脉相承。

http://video.colorv.cn/play/100178809…